宁波“宁静港湾”走进百名困境妈妈 “量身定制”进行帮扶

摘要:资料图片 今年8月,宁静港湾婚姻家庭服务中心承接了一项特别的任务,就是要走访海曙区100位生活困难或婚姻关系不佳的母亲,了解她们的需求,实现量身定制型帮扶。 这…
 

资料图片

  今年8月,“宁静港湾”婚姻家庭服务中心承接了一项特别的任务,就是要走访海曙区100位生活困难或婚姻关系不佳的母亲,了解她们的需求,实现“量身定制”型帮扶。

  “这些‘困境妈妈’在遭遇婚姻危机、离婚及生活变故的过程中,面临的不仅是经济方面的困难,连带着还有心理、人际交往等问题,她们更需要的是自我实现,被社会接纳和认可。”前天下午,“宁静港湾”负责人罗红媛向金报记者讲述在走访过程中,遇到的让她记忆深刻的故事。

  前期调查

  百名困境妈妈近四成离异

  人均月收入约1050元

  金报记者了解到,“宁静港湾”团队做的这件事源自一个由浙江省妇联发起的公益项目,名为“康乃馨妈妈加油站”,它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由“宁静港湾”落地执行。

  在服务中心,罗红媛搬出厚厚一沓困境妈妈的基础档案,这些都是她和志愿者们这四个月来一家家走访得来的真实记录。

  据统计,在这100名困境妈妈中,70后有44人,60后有29人,四五十岁的母亲占了超七成。从文化程度来看,小学文化的34人,初中文化51人,高中以上文化的仅15人。她们中,有46人失业,34人打零工,10人已退休,人均收入约1050元每月。

  再看这些困境妈妈的家庭情况,单亲妈妈有近四成,其中14人离异,23人丧偶。另一项较普遍的困境是自己或家人患病,也有近四成。

  不仅关心她们经济需求

  更关注她们心理上的缺失

  金报记者留意到,在困境妈妈的个人需求项里,受访人申报的困难多为经济、生活方面的需求,但出于做婚姻家庭服务的敏感性,罗红媛团队将关怀目光不仅仅放在生计上,她们在服务记录和评估中,更多地从人性化进行考虑,例如关注困境妈妈心理上的缺失,或人生方向的迷茫。

  “对于这些在生活上有实际困难的母亲,我们会帮助她对接社会资源,比如有人希望找到一份工作,这可能是我们机构自身做不到的,但我们会把她的心愿转交给能够解决问题的部门。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,我们更看重的是困境妈妈的内心世界。”罗红媛说,她们会给困境妈妈配备相对稳定的志愿者与其结对,一些重点关注的困境妈妈她已走访好几次了。

  帮扶故事

  精神残疾的妈妈

  长期压抑性格孤僻

  她感觉自己活着没有价值

  在所有的走访中,让罗红媛记忆最深刻的是一位患有精神残疾的中年母亲杜女士(化名)。

  “我还清楚地记得,我们去的那天下着小雨,天暗暗的,她家里也暗暗的,客厅和厨房里摆满了杂物,桌上摆着很多药。她看起来眼神有些涣散,神情焦虑,她说‘你们终于来了,我一直在等你们’。”罗红媛说。

  在闲聊中,杜女士透露自己的精神状况是因一些家庭变故,长期压抑所致,她时常沉溺在自己的回忆里。因为性格孤僻,很多人对她避而远之,渐渐地她也变得不爱出门,每天懒懒散散地混日子,她感觉自己活着没有价值。“我问她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做的事情,她从角落里翻出一顶皱巴巴的草帽,说她从小就会编这个。我看了帽子编得很平整很细致,还有镂空什么的。”罗红媛回忆说。

  听说她会编草帽

  志愿者帮她找商家对接

  “我当时就想,她的这门手艺或许可以为她打开与社会接轨的大门。”这一想法是否可行?罗红媛详细了解后发现,编织草帽的成本很低,在网上4—5元可以买一斤草,每斤草差不多可以编4顶草帽,也就是说,一顶草帽的成本只需要1元钱,而杜女士一天就能编好一顶手工草帽。

  “现在不是很流行手工制作的物件嘛,纯天然,我想我自己在夏天会需要这样一顶草帽,别人也可能需要,我们可以帮她设计样式、点缀装饰,帮她找商家对接,既实用,又有意义。”回来后,罗红媛就把这一想法告诉了身边的人,很快就有一家服装店主动提出愿意帮助杜女士,让她将编好的帽子放在店里寄卖。

  “我们告诉她这个消息时,她很开心,能通过自己的一技之长来补贴一些家用,是对她自信心的修复,我们还可以联系其他手工作坊的人来和她交流,甚至合作,这样她的交际圈子也扩大了。”

  除此之外,罗红媛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,“我看了她的家,简单布置一下就可以当作工作室,我让她现在就可以练手了,到明年春天,我们送草给她,为迎接夏天的草帽市场做准备。”

  突然丧偶的妈妈

  整日沉浸在悲伤里

  不知道怎样和女儿沟通

  年近四十的严女士(化名)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原本她和丈夫一起经营着小本生意,小日子不算富裕,但两人一起打拼,苦中也有乐。不幸的是,四年前的一天,那时候她还怀着二胎,丈夫却发生意外去世了,从此严女士便整日沉浸在了悲伤里。

  “第一次与她接触就发现她的倾吐欲望很强,一提到她的丈夫,她的眼泪就不停地往下掉,主要是因为事发太突然,她接受不了。她这种情况就需要有仪式感地告别内心的伤痛。”罗红媛说。

  在交谈中,严女士说她有一个困扰,上小学的女儿不爱读书,每次和孩子沟通都非常的累。“一个自身心理并不健康的母亲,如何培育一个心智健康的孩子?”罗红媛马上意识到,严女士本身是个文化程度并不高的母亲,又长期处于悲伤的情绪中,根本无力维系亲子关系,尤其在有了小儿子后,对大女儿疏于关心,而小儿子则受其情绪影响更为严重,通常是严女士伤心落泪,孩子也跟着一起哭。“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缺乏安全感,他会觉得世界是凄凉的,不安全的。”

  邀她参加与亲子相关的讲座

  了解孩子的心理特征

  但让罗红媛欣慰的是,她发现严女士并不是一个封闭自己,拒人以千里之外的人。她和孩子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朋友送的,她会接受身边人的帮助,只是受伤的心灵需要重建。

  从那以后,罗红媛团队频繁地接触严女士,赠予她育儿方面的书籍,邀请她参加各种与亲子相关的沙龙、讲座和课程,还经常与严女士电话联系询问近况,让她通过学习,了解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心理特征,自己的内心也更充实、有底气。“只有了解孩子在想什么,才能走进孩子的内心,遇到问题才不会太迷茫。”

  现在的严女士,比原来阳光了一些,也很积极地参加各种集体活动,罗红媛说:“我看她的朋友圈,她又开始做小生意了。”现代金报记者彭媛

 
稿源:现代金报  编辑:吴旻